今天是:    
 
彭秀模
当前位置: 首页 > 吉大之星 > 吉大名师 > 正文
彭秀模
发布: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9-26  来源:转载  浏览:

耋耄老人九十年来人生路
―彭秀模先生专访
彭秀模先生是土家族人,1921年出生在湘西永顺县和平乡盐井村。他老家大井文化比较发达,前清时代祖辈们文化水平较高,秀才、举人特别多,彭先生家是书香门第、教育世家。父亲彭�图,幼读经史,由于废除科举,弃儒从商,克勤克俭,家道算殷实。
彭先生在家排行第四,六七岁在幺叔镜涵先生门下读私塾。他的幺叔既长于古典,又懂新学。时届民国,彭先生对于四书五经的学习并不系统,重在读古文名篇、练习写作,除了《左传》、《纲鉴》外,多读《古文观止》的散文、策论及名家诗词。常与亲人在闲时吟诗作对,散文、尺牍都定期练习。诗词、文章日益精进。书法也临帖,主要练刘墉的字。
1937年,彭先生升入永顺郡联立初级中学,在文史方面成绩特别突出。1940年,他考入了湖南省立第九中学,文字功夫较为成熟,毕业时全省十五届高中毕业生会考,作文成绩为我们大湘西沅陵考区之冠。
高中毕业后,彭先生去重庆考大学,考取了国立中央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抗日战争时期,学校又南京迁到重庆。胜利之后,学校迁回南京。
彭先生说:“南京是当时的首都,人文荟萃,接触的知名学者非常多。著名物理学家吴有训主持校政,教授中文系课程的知名学者就有汪辟疆、胡小石、张世禄、朱东润、罗根泽、吕叔湘等先生。在大二语言、文学分科时,我选择了语言作为专攻学科。在这里,张世禄先生讲授的文字学。音韵学,周法高先生讲授的方言学,吕叔湘先生讲授的语法学对我启迪很大。还记得吕叔湘先生在一个天气很冷的冬天,他将所著的《文言虚词》一书,给每个语言学科的学生赠送了一本,因为开明书店就要毁版了。”
皎皎师情  累累科研
1949年上学期,彭先生回到永顺老家,旋即受聘为湖南省立第八师范学校任国文教员,开始从事教学工作。1949年10月,永顺解放后,学校改名为永顺师范学校,他继续执教,任语文教研组长。彭先生还详细地介绍了他初期的教学工作,他说:“1955年,全省调查汉语方言。我与湘西州另外两位老师保中陈敬夫、吉首民师张吉铭被调到湖南师范学院进行汉语方言调查组培训。培训中,师院老师理论讲的很好,调查字表也发了。直到最后一天,大家还不知的调查方言如何入手。我学过方言学,在这种情况下,我提出了一些怎样调查、如何记录、如何把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的具体做法。后来省教育厅召开的座谈会上,他们都纷纷向领导表示调查工作做得比较顺利,全靠我,呵呵。
1956年,湖南省发展高等教育,从中等师范和高级中学中选拔一批优秀教师调到高等院校任教。我被调入湖南师范学院中国语言文学系,初期主持了全省的汉语方言普查工作,后来《古代汉语》,1962年被评为讲师。调查方言期间,我与曾少达同志合作撰写了《湖南省汉语方言普查总结报告》和《湖南人怎样学习普通话》两本书。当时不提倡个人署名,着两本书以“湖南省汉语方言调查组”名义出版。《湖南省汉语方言普查总结报告》内部交流,全面介绍了湖南省80多个方言点的声韵调系统,并根据方言特点划分出各方言区,为研究湖南汉语方言提供了翔实的资料。《湖南人怎样学习普通话》公开发行,于普查湖南方言的基础上写成,分析湖南人如何学说普通话,同时指出了学习难点和学习方法。”
彭秀模先生是我校建校初期第一代老教师,1964年建校初期来到我校。致力于《古代汉语》的教学与实践。他注意加强文学和语言两方面教学,注意书面表达和口头表达能力训练,教学相长,教研活动活跃。在《古代汉语》教学上,一般分为音韵、文字、词汇、语法四大部分,在湖南师院他主讲音韵和词汇。音韵学涉及古今音韵系统变化和发展,时代久远,术语繁多,与现实语音差距颇大,过去中文系学生普遍视为“天书”,艰深难懂。实践出真知,彭先生细致地调查了湖南汉语方言,既懂音韵理论,又长于方言实践,所以教学时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将音韵学的术语用方言的语言现象求解,让学生理解起来更加容易。
在《古代汉语》教学和指导实践中,彭先生写了《“奥野何其人也”句法辩证――兼论虚词“何”“其”》。该文指出了《中国青年报》1988年5月20日第四版《国际�望》栏“诡辩皇军不曾侵略,奥野何其人也”这条新闻标题的语法错误。在严密论证后证明了“何其。。。也”这种古代汉语常见的固定格式对嵌入其中之词语的词性有严格要求。形容词、动词及其词组间间厕其间;至于名词则不为伍。订正的句式:“奥野何其人也”或“奥野其人”,语法上都讲得通;要是只询问人物性状,也可换成“奥野何如人也”,也还通顺;如果联系上下文意,还可换成“奥野何许人也”!斥责日本人奥野的感情色彩就强烈多了。
1983年,我校成立民族研究室,彭先生任民研室主任。民研室有三个专职研究人员,着重研究土家族、苗族的历史文化和语言。我和叶德书合作发表有关土家族语言方面的论文7篇,特别是《土家语概况》,在国内第一次全面介绍了土家语语言、词汇、语法三方面的情况。为了保存土家语言,经过调查研究,彭先生主持设计了《土家语拼音方案》,邮寄给国内外130多位语言专家、教授并征求意见,修订后公开发行,得到了语言学家的肯定,进行了“汗・土家双语文教学接龙实验”,在龙山县坡脚乡试行土家语,效果明显,后来扩大到他砂,为操土家语地区的儿童学习汉语文做出了有益的探索。1987年,中国社科院民族语言研究所把它编入《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字》一书出版,向国内外发行。
彭先生德高望重,无论做人做事都是学生们的榜样,桃李满天下,拥有大批的得意门生。彭先生笑着说说:“张建永,简德彬,胡炳章,吕养正等都是我的学生。李启群老师是我在中学和大学教过的学生,李启群老师既能懂古代汉语,也能教现代汉语;既能搞汉语方言,又能搞民族语言研究是很难得的。还有叶德书老师精通土家语,研究土家语言取得很好的成绩。这些老师在语言、文学领域里成就显著,是吉首大学汉语言文学的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
参政议政   服务民族
彭先生一一拒绝了民主党的入党邀请,于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彭先生历任湘西州人大、州政协常委,湖南省政协委员,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彭先生认为这些职位能真正为民族教育服务、为民族发展服务。他说:“1987年,在全国政协六届五次全会上提交了“湘西州古丈县地方病严重,建议上级卫生部门调查研究”的提案。经转发后,湖南省卫生厅及时派人深入研究,积极采取措施,是该县的地方病得到了有效的治疗。”
彭先生见证了我校的发展,作为吉大第一个讲师、第一个副教授,为吉大的发展做了巨大的贡献。当时老校区地仄少平地,不适应当时发展形势,而且四周被工厂包围,环境污染很严重噪音很大。他那时是全国政协常委,与省、州、市人大代表黄德智先生、彭秀枢先生、李泽南先生分别向中央、省、州、市呼吁请求解决校址问题。1984年,彭先生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二次会议时向大会呈交了提案,还给环境保护委员会主任李鹏、教育部长何东昌写信并寄送了污染情况材料和照片,并向湘西籍中纪委原副书记李昌、国家民委副主任洛布桑当面汇报情况,引起了各级领导重视,反响很大。1984年9月,湖南省委管文教的焦林义书记亲临湘西解决吉大校址问题,沙子坳唐家岭800亩新校区一锤定音。现在几大已在此建成花园式的高等学府。
诗词养心  运动修身
彭先生鹤发童颜,很有仙风道骨的气质。80多岁时仍去小区游泳,若是爬山,很多年轻人都赢不了他。彭先生回忆说:“我一向爱好运动,在永顺民师教书的时候,老师们组建了篮球队和排球队。篮球队我打后卫,排球当时为九人制,我打头排中,托球给攻击手。我们常常陪外面各单位的球队切磋技艺,比赛多为赢家。现在我就喜欢在院子里到处转转,爬爬楼梯。现在我还担任学校老年人保健协会名誉会长。我很注意保健,营养也还可以,不吸烟不喝酒,习惯比较哈。还有就是写写古典诗词,看看书,写写字,听听新闻。”
彭先生对诗词很有心得,曾任湘西诗词协会副会长,现任顾问。彭先生的学生――教民间文学的彭南均老师说彭先生写人民之想写,恨人民之所憎。彭先生说:“退休后,我和弟弟秀枢都能写点古典诗词。我们合作出过书《棠棣集・诗选》,将出游各地的风情观感都写入自己的是个中。还有很多诗篇被收入《华夏吟友》、《中华当代绝句精选》、《中华当代律诗精选》等。我喜欢写出新意境、有真情的东西,追求艺术性与思想性的统一。比如《请香港回归》所写的诗,我充满了爱国激情。“文革”十年写的诗怨而不怒。总之是以诗词自娱,歌颂祖国繁荣昌盛,赞美祖国壮丽河山。对于格律诗,我主张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内容应积极向上,不必太拘泥于平水韵,而应以普通话韵为准。”
勤俭从吾好  祥和有此家
彭先生与夫人覃玉贞伉俪情深,古稀奇眉。从他撰写的楹联“勤俭从吾好  祥和有此家”看出他的生活美满幸福。彭先生介绍说:“我和我老伴是在1940年结婚的。婚后我继续上高中、大学,聚少离多。她在家帮我父母一起做生意,做酒、做豆腐、养猪等,支持我和弟弟读书。如今在一起快六十年了。她也是出生名门,较有文化,读完私塾因为父亲逝世就没有读书了。她教育子侄,操持家务,玛丽干练,很贤淑慈爱。家里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四世同堂。我对现在的家庭与生活很满意。”
(鲁新强  赵承玉)
关注我们:
 
上一篇:李泽南 下一篇:唐生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