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汪剑鸣
当前位置: 首页 > 吉大之星 > 吉大名师 > 正文
汪剑鸣
发布: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9-26  来源:转载  浏览:

坎坷不坠青云志    逆境长存赤子心
―― 汪剑鸣先生专访
卸甲提笔才子质  逆境不悔柔情意
汪剑鸣先生,1931年出生。1979年,他来到吉首大学,至今已三十多年,是我校建校初期第一代老教师。来到我校任教后,汪先生一直致力于外国文学的教学与研究,并取得了卓越成绩,著有《法国文学简史》等,而且桃李满天下,在我校具有很高的声誉。
汪先生之前没有从事教学工作,他说:“早在1948年,我就参了军,在蒋纬国组建的坦克部队少年班做学员兵。后来加入解放军,成了陈毅第三野战军坦克第一团一名坦克炮长,我们的坦克M3A3在当时是最好的,全部是从杜津明部那里缴获的美式坦克。我跟着部队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了南京、杭州、上海,解放上海的时候立了三等功,后来朝鲜战争爆发,因为两个原因,我报名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一直打到了汉城(即现在韩国的首都首尔)。在朝鲜临津江战役担任电台报务员,被授予二等功勋章。”
汪先生自称是个自由散漫的人,总想做些让自己开心的事,但是部队纪律要求较多,便毅然离开了部队。1954年,汪先生在湘潭市人民政府当了一名财务秘书,因为不习惯也不喜欢坐办公室的工作,于是决定去读书,后来考上了中山大学。
入学时汪先生25岁,选了历史学专业。那时候带薪(享受调干助学金)上学,学校也特别重视他,他的胆子也特别大,加上有些才华,担任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和广东高等学联副主席。可是汪先生虽然学历史专业,却对文学特别感兴趣,有很深的文学根底,经常跨专业听课。在当时,文学专业有一位很知名的陈寅恪先生,汪先生很崇拜他。汪先生回忆说:“陈寅恪先生特别敏感,观察力很强,我第一次去偷听他的课,他对在座的讲师、研究生(陈先生不对普通先生授课)说:‘我今天感觉有生人来听课。’我是部队里面出来的,胆子大,马上站起来:‘是我,我是历史专业一年级的学生,喜欢文学,来旁听的。’陈先生笑我一个学历史的来听文学课,不务正业,问我:‘听得懂吗?’‘奏和着吧,一般般。’我很不谦虚的回答,陈先生于是要我背《长恨歌》来听听,我非常流利的背了出来,‘背《琵琶行》。’我又背了出来,这时候陈先生满意地一笑让我坐下继续听了。”
汪先生小时候家境殷实,几岁的时候家里就请秀才教他《诗经》、《唐诗大全》等,7岁的时候,汪先生就开始作诗了。1岁的时候家里人在一张大大的桌子上摆满了东西让年幼的汪先生抓了三次周,第一次抓了本书,第二次抓到把宝剑,奶奶非常高兴地说“以后发伢子(汪老的乳名)文武双全啊!”“第三次抓到的竟是胭脂盒,我这一生,爱好文学,参过军打过仗,也有过浪漫的感情,这抓周倒是道尽了我的人生。”汪先生笑着说。
情结吉大   种树育花
1979年时,广东省委统战部建议汪先生去外省发展,把他分配到汕头大学任教,而汪先生当时已经二十年没有见到母亲了,为了找到母亲,便留在了湖南,后被我校老校长易盛臬聘为教师。当时吉大还没有开设历史专业,汪先生就说道要教中国文学,于是来到了语言文学系(中文系前身)教了一年现代文学,后来学校开设了外国文学课,他便又开始从事外国文学的教学。
至于怎样加强文学修养、做到精通外国文学,汪先生说,1966年在看守所时,因为无聊,背完了《鲁迅全集》、《毛泽东选集》,平时也喜欢写写诗词。他在海南岛劳教期间,成为大队长,负责给改造的人分配任务。那里有很多老教授、老学者,汪先生看他们年纪大,身体不好,每次都不给他们分配工作,让年轻人分掉他们的工作量。他们得知汪先生的大学还没有上完,找到他说:“我们没有什么来报答你,只有把肚子里面的货给你喽。”以后每天晚上他们就手把手给汪先生讲学,在那段日子里,西南联大教授朱谷怀教会了他西洋文学史“英国文学幽默、法国文学浪漫诙谐、德国文学哲理,沙俄文学重心理研究。”还有戏剧专家董每戡教会我“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汪先生在这里尽得了他们的真传。汪先生在涔�农场我还碰到了自己的一位中学老师――湖南的大诗人田翠竹,他教汪先生怎样写诗的意境和韵律等,这也让他获益匪浅。
为纪念雨果逝世一百周年,汪先生写过《论雨果的人道主义》等文章,也写过关于华兹华斯的评价。他喜欢雪莱,喜欢他的“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还喜欢普希金,喜欢他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不要忧伤……”还喜欢伏契民的《牛虻》……
1980年,上海召开纪念托尔斯泰的外国文学会议,当时吉首大学还没有被邀请派代表前去参加,湖南师范大学一个教授是汪先生的学姐,她知道他的学识,要汪先生以吉首大学的名义前去参加了会议。最后10分钟时,汪先生忍不住发言,他说,要把握外国文学三大要素“外国文学有三宗,人道主义贯始终,宗教氛围弥卷轶,爱情歌唱主题宏。”接着,一首七绝抛了出来,当即赢得热烈掌声,上海华东师大的钱谷融教授非常赞同汪先生的意见,并询问了他的具体情况,这才知道原来湖南还有个吉首大学,原来吉首大学还有这么个人物。私下交流后,他非常欣赏我,称汪先生为才子,并把他介绍给了很多人,在这里汪先生还认识了大翻译家草婴。 1983年的时候汪先生参加在张家界召开的一次《全国外国文学会议》,1984年,他在南岳衡山参加了《湖南省外国年会》。
汪先生写过很多书以及论文,发表过大量诗歌。有《外国文学简史》、《各呈风采相映成辉――中西戏剧传统美学风格钩探》、《论拜伦式的英雄》、《桶口一叶的评价》、《论狄德罗》、《谈谈关于华兹华斯的评价问题》等等;诗歌有《逝水年华》诗词集,《菩萨蛮・进驻南京有感》、《唐多令・悼晓旭》、《浪淘沙》、《乌夜啼》等入选了《新中国诗人大典》一书,《满江红・获右派改正通知书》、《停战签字后即兴》、《读<贫女诗>有感》等入选《中华诗词家风采录》一书,《贺“嫦娥”绕月成功》入选《嫦娥奔月颂诗大典》一书。
汪先生在2008中国奥运冠军题赠嵌名活动获“金镶玉艺术奖”,并获得“全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汪先生很关心年轻的下一代,他也是我校“关心下一代”学术报告小组的一员。1991年,汪先生退休。汪先生根据个人的经验教训得出,给年轻人们上道德方面的课,应启发学生如何做人,批评学生不是一个好的教学方法。汪先生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脑瓜子活,处的环境也比较宽松,将来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要有好的老师去启发学生的思维,作为老师要知道怎样调动学生的积极性。现在的汪先生依然精力足,思维敏捷,他笑着说还可以继续上课。
在80大寿之际,汪先生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把《红楼梦》、《金粉世家》、《京华烟云》、《家・春・秋》这四部关于大家庭的书进行平行比较、串联、分析,找出为什么中国封建大家庭必然崩溃?为什么女子总是替罪羊?的原因,还要对四个作家也进行平行比较,四个作家怎样以四种不同的手法表达了同一个主题。他希望在90岁前完成,为后人留下更多东西和启发。
生不慕绮罗香 岂有平闲情自恼伤
教了这么多年的书,汪先生早已是桃李满天下。汪先生说:“简德彬、张建永、刘文武,还有杜崇烟、徐克勤都是我的学生,现在正在天津师范大学攻读博士的杨玉珍、在湖南师范大学的詹志和也都是我的弟子,他们都非常尊敬我,经常过来探望我和我老伴。还有一个特别的人,叫游建鸣,虽然不是我弟子,但一直像我弟子一样敬重、照顾我,1989年他曾看中了我不需化妆就是一教授模样,特地邀我参与拍摄了一步旅游片――《悠悠猛洞河》。”
汪先生看起来非常健康,上下楼很迅速,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快要过八十寿辰的老人。当被问道是否天天锻炼时,汪先生开心地说:“没有天天锻炼,我喜欢跳舞,偶尔还童心未泯上上网,玩玩开心农场,喜欢女排,喜欢看报,爱做家务,买菜啊、做菜啊,我手艺还不错呢,平时就散散步,周末的时候去歌舞厅去跳上几段华尔兹。虽然我已经抽了60年烟,但身体好是有原因的:心态非常好,心胸放得宽,还有当年的当兵经历和劳动改造中多年劳动锻炼的结果。”
汪先生性格刚直,一生历经挫折,却一次次挺了过来。此时,他淡然地浅笑着说:“往事如过眼云烟,不管当时有多苦,如今,一笑而过就好,不以知识分子自居,把心胸放开阔些,至少那段遭遇让如今的我体格健朗,也让我学到了很多。我给自己写了一首自评词《西江月》:聪明不识时务/愚顽爱弄词藻/风流自负性格狂/偏又孤芳自赏/天下无知第一/人间幼稚无双/送走多少好时光/辜负亲人期望。现在,我的生活很安稳也很平静。”
(鲁新强  赵承玉)
附汪剑鸣先生词三首
八十抒怀
临江仙
自悟
八十韶光今去也,酸甜苦辣交融。鸿飞哪复记西东。文章千古事,铁马啸西风。
世事洞明皆学问,灵犀一点相通。炎凉世态古今同。多少兴亡叹,均付笑谈中。
乌夜啼
自赏
人生八十年华,玉无暇。滚滚长江东去,浪淘沙。
人易老,情难了,爱无涯。寂寞黄昏雨,腊梅花。
满江红
自描
白发苍苍,依旧是,童心未灭。诗兴起,抓笔乱涂,真情倾泻。风雨湖滨怀旧梦,玉虹桥上观新月。劲来时,潇洒歌舞厅,快三拍。
年八十,思敏捷。牛气旺,行刚烈。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酒绿灯红心不动,粗茶淡饭三盅接。夕阳红,人间重晚晴,心头热。
关注我们:
 
上一篇:唐生周 下一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