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宛庆丰
当前位置: 首页 > 吉大之星 > 校友天地 > 正文
宛庆丰
发布: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9-26  来源:转载  浏览:

班长的情思

宛庆丰,男,苗族,湖南新宁县人,1962年6月21日出生于吉首县,1982年10月入党,1983年7月毕业于吉首大学化学系,历任泸溪县兴隆场公社党委组织委员、团县委书记、小章乡党委书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氮肥厂党委副书记、副厂长,湘西自治州委宣传部党教科长、宣传科长,永顺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花垣县人民政府代县长、县长、县委书记,现任湘西州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党组书记、主任,中共湘西自治州州委委员、湖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

由于从小玩性重,学习不是很自觉,加上那时受黄帅造老师反、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的影响,我读书读的不好,特别是掌握的基础知识差。为此,我付出了复读补习的代价,付出了只冲刺用功一年时间就把眼睛搞近视了的代价,才考上大学的。
原本期盼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就读,就是因为玩性重而没有实现这一愿望。
预考结束后,我在全校排名28名,一般排在州民族中学前50名的可考进本科院校,那时只有本科、大专、中专之分,我非常自得,认为考进本科院校已十拿九稳,进入了保险箱,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天天晚上跑到四0五队看电影,一个多月后高考,成绩出来了,全校排名退到了56名。
校长要我填报志愿填湖南大学,我跟校长报告:“成绩达不到”。他说:“达不到也填”。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在高考前,湖南大学来人专门到学校摸底,学校把你作为优秀学生向他们进行了推荐,这一推荐意味着哪怕你低于湖南大学录取分数线,他们也会降低20-30分录取你。遗憾是我差的太多了,最终被吉首大学录取。
那时的吉首大学跟现在不一样,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学校除了比中学面积大一些,学生在校住宿外,跟中学差别不大。加上远香近臭,考出湘西、湖南的比较吃香,所以我跟大部分同学心情一样,进吉首大学是一种无奈。心想,反正将来是当老师,混一混算了。过后才明白,不论干什么都不能混,可当初就是这么想的。
意想不到的是,老师在宣布班干部名单时,竟然把我当班长来安排,起初我怀疑是不是我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当老师要我站起来,同学们的目光注视着我时,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倾刻间,老师的信任和班长的责任涌进脑海,混一混变成了要好好干。
表 率
大学里的班长,是一个只有责任,只作奉献,而没有任何权力的职位。同学们都是凭硬本事考进大学的,谁也不稀罕你当什么班长和班干部。除了你组织完成学校和系里安排的活动,老师交办的事外,跟同学在一起,同学没把你班长当什么一回事,找不到一丝高出同学的感受。
当班长要带头做到不迟到、不早退;要带头做到不打牌,赌餐票,那时打牌只停留在赌餐票,还没上升到直接赌钱;要做到不谈恋爱,不像现在大学生不仅可谈,而且可结婚;要带头做到不抽烟等等。好在我在这方面的自控能力还比较强,这些基本的校纪校规我还是遵守了,表率还是做到了。
由此,也和搞这些事的同学形成了不小反差,我虽然要同学们严格要求,不搞这些事,但有些班干部都参与其中带头搞,我也就只好停留在说说而以,自己坚守自己不搞而以,没有去学校告发,没有彻底去制止和杜绝这类事在我们班上发生和蔓延。现在回想起来,我在这方面是做得不够好的,是一种地道的明哲保身的搞法,表率虽做到了,但作用没发挥好,没有理直气壮的制止这类事,这种表率显得苍白无力。
加上是大学,学校对学生的管理比中学宽松多了,偶尔组织查一、二次,查到了虽说要纪律处分,却从未见处分人,只是吓唬吓唬、批评教育一下而以,造成一些不自觉地同学等风声一过,又照搞不误。特别是打牌赌餐票和抽烟,我们班上有那么几个同学大学时代就是在这其中度过的。由于没有得到很好的约束,养成了自由散漫的不好习性,日后走上工作岗位后,这些同学为此吃了不少的亏。尤其令我难忘的是,学校查到我们班上一、二次聚众赌餐票后,个别同学怀疑是我告的密,曾私下准备组织人要狠狠地揍我一顿,教训教训我,是我得知消息后,主动找到这个同学讲清楚,晓以利害,他才收手不做了。
我们这个班的同学,来自全省各地,有农村的,城市的,性格上的差异、文化素养的差异在个体反映上尤为突出,面对一个个特点鲜明的同学,当班长的我,更多的是求大同存小异,更多是忍让和随缘。把方便送给同学,把吃亏留给自己。
一般人的心里都是想把方便和好处归为己有,但是当同一好处摆在面前,又不能分享时,能不能把这一好处让给别人,是很不容易做到的,那怕是很小的事都在考验着人、检验着人。寝室的床有上下铺之分,一般人都喜欢睡下铺,也曾发生过在同学之间为争下铺相吵甚至打架的事,而我却一声不响的主动睡了上铺。
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下围棋,兴致来了下得不肯放手,有时连饭都不吃日夜鏖战。但从来不像有些同学为下棋不仅争吵还打架,我只是偶尔争几句,争的不投机,为防止发生打架之类的不愉快事的发生,我往往是收手不下了,等情绪缓和过来再下。
一个班的事,虽说大事不多,可小事却有不少,小事不管不理有时就会酿成大事,在这方面我们班上是做的比较好的,从未出过大事。
班上有个小同学喜欢惹事,而有个大同学又不肯让他,总是恃强欺负他,以致他经常被这个大同学打。有一次打的太重了,身上不少地方是红一块紫一块,别的同学看不过意了,要我当班长的管一管。那时哪里知道做什么思想工作,在气愤和冲动下,我是将这个大同学从床上喊下来,扬着拳头对他说:“如果你今后还欺负他,我就打死你。”就这么简单,但效果是特别的好,往后这位大同学就再没恃强欺负他了。
班里每天安排有值日的同学打扫教室卫生,可有些同学不是很负责,打扫的不彻底、不完全。入学没有多久,有天早晨老师进了教室,快上课了,大家却发现黑板还没有抹,我是不等老师开口,径直走到黑板前,静静地把黑板抹干净了。还好,有了这一次,往后再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了。
由于我基础差,搞学习我是费了不少劲,在班上也只属于不好不差之列。印象深刻的是做分析化学实验,要掌握半滴技术,因我手重,加上心急,很难掌握轻重,不是多就少,难以得到所要的准确结果,要不是刘梓英老师手把手亲自教我怎么做,并嘱咐我要耐心、细心,我是过不了关,掌握不了这一操作技巧的。
英语在我所有学科里是最差的,主要是没兴趣造成的,由此,英语我是通过补考才过的关,要不是马老师关心,在补考前给我们讲了补考范围,英语我是绝对考不及格的。也正是因为英语没学好,走上工作岗位后,我失去了组织给我的仅有一次到美国培训的机会,对此,我至今还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好好学习英语。
教学实习我的表现倒是不错,我探索着用启发式教学的方法引导学生掌握知识,这得到了老师和学生的好评。尽管在实习期间节外生枝出了点问题,差点被学校处分,差点影响到我在校入党,实习结束时,我还是被评为班上为数不多的优秀实习生。
那是1981年下学期,时任化学系主任的张有志老师(后来的吉首大学校长)带了化学系和数学系的部分同学到花垣一中、二中进行数学实习,学生中指明要我负责。实习出发前学校就明确规定,在实习期间无特殊情况不得离开实习地到别的县,否则给予纪律处分。
实习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们班在保靖县民中实习的王卫华同学打来电话,说他们跟保靖民中的老师打球总是输,要我组织同学去帮忙。当时我们这个班上蓝球主力队员差不多都在花垣和保靖,我们去了就是一支实力很强的完整队伍。
因担心请不脱假,为了不引起老师的注意,我选择了一个星期五下午没课的时间,认为不会有什么事的时候,不想请,也没有请假,就带着在花垣实习的几个同学跑到保靖民中帮忙打球去了。
由于实力得到了明显加强,球赛到时了,我们赢了不少,保靖民中老师却私下授意延时,经2次延时,他们追到只欠一分时,不好意思靠延时来赢球,才结束比赛。
赢球了同学们自然是非常的兴奋,回花垣的路上是兴高彩烈的谈论着赢球的精彩过程。这时我却想到了这次外出是没请假出来的,一旦老师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似乎有先见之明的对同学讲:“反正我们是赢球了,给保靖的同学搬了本,回去后,如果老师发现了,从我开始都要做最深刻的检讨。”似乎是只要赢了球,同学们什么都愿意承受,纷纷表示同意,其中有一、二个同学当即就演示起了自己将怎么去作深刻地检讨,惹得大家轰然大笑,一路上大家是有说有笑地回到了花垣。
话分两头说,当我们去保靖打球走了后,不巧我们班上一个同学这天下午与数学系一个同学因下围棋发生了口角,后来发展到动手打架,被告到带队老师张有志那里,为处理好这事,张老师就找起了我这个同学中的负责人,问了不少同学,同学们都说找不到,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其中也不乏知道的没有讲出来,最终是我们班上一个女同学讲了真话,她告诉张老师,宛庆丰带几个同学到保靖去了。
等我一回到花垣,同学就传给我一个消息,说张老师在找你。既然是老师在找我,我心里已猜到了八、九分,知道事情已败露。我立即赶到张老师那里,张老师开口就问:“宛庆丰!你们到哪里去了。”我不敢隐瞒的如实回答:“到保靖打球去了。”他接着说:“学校有明文规定,出县是违反校规的,你要在同学中做深刻的检讨。”我诚恳地向他表示:“好!”张老师的意思是只要我这个引告做头的做检讨来教育别人就行了。跟我去保靖的同学知道后,一致要求不能让你一个人做检讨,大家都要做,同学的义气和担当令我感动,我把同学们的要求报告给了张老师,张老师说:“好啊!既然大家有认识就做吧!”
在召开的同学会议上,从我开始,同去保靖的几个同学都宣读了经过自己认真准备的书面检讨,每个同学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从灵魂深处上纲上线的检讨违反校纪校规对自己的危害,并都表示今后绝不再犯类似的错误。这次检讨是我这一生发自内心检讨最深刻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散会后,张老师对我讲:“鉴于你们检讨深刻,我就不上报给学校了。”听了这话,我是如释重负,梗在心里的一块石头一下子落了地,心里是甜蜜蜜、美滋滋的。试想,这么公然违反校纪校规被报到学校去,不被处分才怪呢。一旦遭处分,不说政治前途,就连日后毕业分配都会受到影响。为此,我是千恩万谢张有志老师,30年过去了,虽然他已离开了我们,但我至今还念念不忘他的这份给学生改正错误、关爱学生的深情厚谊。
谁也没想到,这事还没有完。一年后,1982年9月化学系在讨论我的入党问题时,介绍人张永康、李则林两位老师说我的好是溢于言表,其他参会的人也都一致表示同意我入党,轮到最后,也是份量最重,他只要一句话就能决定我能否入党的系主任张有志老师讲了,他一开口就讲了我的不是,说:“这个学生要加强纪律性,不然,将来会出大问题。”并列举了我在实习期间违反校规的事例重重的加以分析说明,一下子整个会议是出奇的静,参会的老师和学生都认为我入党没戏了。张有志老师数落了我一通的不是后,来了一个但是,这个但是给了我一些肯定,最后他说:“我还是同意他入党。”介绍人事后与我谈心时告诉我,听到张有志老师这句话,他们才松了一口气,你的入党问题才柳暗花明。善哉,张老师又一次放过了我,给了我机会,此刻,向他表达谢意我感到已是没有任何意义,显得那么苍白,更多的是打心眼里敬佩、敬重张有志老师,他的这种严格要求、实事求是、宽严有度、关爱学生的治学风范深深地印刻在了我的心中。
表 情
大学时期的男女,一般都处于情窦初开时,虽然学校明确规定不准在校谈恋爱,心里受到了压抑,行动上不敢去做,但这方面的想法总是不时的在心中萌动。
我非常佩服我们班上在学校就谈成了的一对,虽然男同学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并为此被撤了团支部书记的职务,但他的这种为追求爱情不要虚名的勇气令我佩服。我也羡慕离开学校后我们班上谈成的另一对,羡慕他们建立在同学情的感情基础而走到了一起。同时,也为自己在这方面最终没有作为而心里感到有一丝不足。
同学就是同学,同学讲的我都信。班上一位男同学有一段时间跟班里的一位女同学走的比较近,同学们私下议论他们在谈恋爱,可有一天这位男同学对我说:“我了解到她并不喜欢我,她心里是喜欢你的。”并鼓励我去找她。听他这么一说,我难免动了一下心,我心想,既然是这样,不妨找这位女同学问个明白,她如是有这个意思,难得,跟她交个朋友,相处后再说,她如没有这个意思,就别为这事再去牵挂。
有一天下午在教室自习,正巧只有我和她在自习,我抓准时机,鼓起勇气,怯生生地对她说:“我有个事,吃过晚饭散步时跟你讲好吗?”她大方地说:“好!”我暗自庆幸有戏,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单独约异性见面说事,没想到就这么顺当。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会哄女生,也没有去想怎么跟她谈,见面散步后,没走多远,没扯上几句,我便不加掩饰的问她:“听××同学讲你喜欢我,是吗?”她看了我一眼,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地说:“不是。”我是一下子没了兴致,不知是因为心里有被这位男同学捉弄的气愤感觉,还是在这位女同学面前感到遭拒绝有了自作多情的羞丑,我跟这位女同学什么也没说,便独自与她分开了,走的很无理,走的也很窝囊,走的连在校期间再也没跟她在言行上有本应有的交往。
如果换到现在,我会想明白,即使女孩口头上说不是,心里也不一定是这么想的,况且哪有跟女孩第一次见面,女孩就冒失地说喜欢你的,这样的女孩也太没内质了。由此,换到现在,我会一直穷追不舍,哪怕是女孩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会想办法让她喜欢上。
人就是这样,你喜欢的,她不一定喜欢你。你没有感觉的,甚至不喜欢的,她却深深地暗恋着你。班上女同学告诉我,说有一位女同学特别喜欢你,她曾在宿舍跟所有女同学宣布,“刘××找王××,我就去找宛庆丰。”可她从没有在语言上向我表达,而是在行动上去让我感受,恰恰在这方面我的悟性不高,加上她又做的比较好,没有让我感到有什么特别,后来是经班上同学点拨我才发现的,同学说:“在你面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看的。”不知是否因我邀了班干部和同学在我家里玩了几次,有一两次她也在场的原因,我父母都知道了她喜欢我,父母也喜欢她待人礼貌热情的表现,要我去找她。终究是懵懵懂懂没感觉,我没有去找她,以致后来偶尔间母亲对媳妇的表现不如意时,母亲还私下抱怨我为什么不去找她,而找了现在这个媳妇。
真正让我有感觉、动心甚至倾心的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她孜孜以求、勤奋学习的态度让我敬佩,她不搬弄是非,不囿世俗的大家闺秀般的内质让我着迷,她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她那天使般的笑容让我倾倒。照讲,有感觉就应该有行动,而我却迟迟未跟她表达,也生怕跟她表达因方式不对、表达不透,遭拒绝而破坏掉了对她这种美好纯真的感受。总期盼通过彼此间默默地感受,有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时机到来。不知是这一时机没到来,还是错过了这一时机,我跟她没有走在一起,这成了我一生的遗憾,遗憾地只好把对她的这份情,对她的美好感觉永远地珍藏和深埋于心中。
现在的她,八年前的一天带学生晨跑,不小心摔断了颈椎,造成高位瘫痪,我曾专程代表同学们去看望她,她见到我时伤感的不停的掉眼泪,我劝她不要哭,她却说:“我不为别的哭,只为我连给你端杯茶都做不到了。”此时此刻,我再一次被她倾倒,都残疾成这个样子了,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再一次领悟到了我对她动的这份情值得。我衷心地为她祝福,就像沈从文老先生在《边城》小说中写道的:“等待是忧郁的、美丽的。”等待着世界早日攻克这一医学难题的到来,我的天使,请相信等待一定是有希望的。
表 恩
当班长得益于学校的培养,值得我用一生尽力去回报。工作后,不论走到哪里,在什么岗位,我都无法改变我是吉首大学弟子的身份,我没资格抱怨教育培养了我的母校,只有勤奋努力的工作,干出些成绩,为母校增色,以是吉首大学弟子为荣,这也是我对学校教育培养最大最好的回报。当然,随着职务的升高,能做的事不断的增加,只要有机会、有可能我都不忘直接回报教育培养了我的学校。
离开母校后,化学系,后来的生化系,每年都要我给当年毕业的师弟师妹们讲进入社会的感受、经验和教训,供他们学习借鉴,我没推辞,一直讲了八年。直到我自己感到我是过时的人了,应该让别人去讲,不好意思再讲下去了,才推辞掉生化系老师邀我再讲下去的盛情。
2008年,迎来了母校建校50周年华诞,按照州里的要求,各县市要组团参加校庆。作为吉首大学的弟子、时任花垣县委书记的我,给母校送上一份什么礼来表达心意,令我费了不少心机。思前想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给母亲送一棵树最有意义。
我安排县建设局的同志到全国各地寻找,他们先后到了四川、云南、广东等地找,带回来各种树种、各种造型的大树照片给我看,我不满意,叫他们继续到处去查找。
前后找了近半年,到了2008年4月的一天,建设局长告诉我,就在吉首河溪的一个苗圃里,有一棵紫薇古树,州长原准备把他送给学校,后来放弃了,要我去看一看。我第二天专程到了这个苗圃看了这棵紫薇,围着树转了3圈,仔细打量,树有八、九米高,有近两人围,挺有气势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树的一面已朽了。该树要价30万元,另加5万元包成活押金。
带着一丝遗憾,我在园子里转开了,当转到一棵在一个树兜上长出五根像排球般粗大的紫薇树时,我眼睛为之一亮,这不正合建校50周年之意吗,在母校这块厚重的沃土上,培养出的弟子走向了五湖四海,太神奇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但我表面装的很镇静,授意建设局长刻意去找老板谈前面看的那棵紫薇树的价,假装就要买似的,然后随便问一问后面见到的这棵紫薇树的价,当老板说出这棵树跟前面的树价格一样时,我毫不犹豫地说就这么定了。
这年的4月26日这棵树被搬进了校园。到了10月份,当我们带着10万元礼金组团来到母校参加校庆时,没想到这棵当年栽下的紫薇树就开满了鲜红的紫薇花来迎接我们,不仅使我们花垣来的人个个都感到骄傲自豪,还给热闹非凡的校庆增了不少色。
如今,只要一走进学校大门,就会见到这棵紫薇树的英姿,特别是在它开满鲜花的时节,不论男女老少都会有在它的面前合影留作纪念的冲动,它成了校园内一道亮丽的风景。
调到州扶贫办当主任后,又一次为我提供了回报母校的机会。2011年10月的一天,我接到张永康老师的电话,他告诉我,吉首大学游俊书记和他要到我办公室来,专门商议以扶贫攻坚为课题,学校向国家申报博士点的重大事宜。我受宠若惊,在电话中我向张老师表示:那有老师和领导到我这里来的,我立刻到学校来见您们。张老师说游俊书记执意要到我这里来,我是诚惶诚恐、又十分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游俊书记告诉我,吉首大学现在没有博士点,目前,全国有400多所高校都在申请设立博士点,竞争非常激烈,尽管如此,学校为提高核心竞争力,为湘西州甚至全国将来培养出更多的高级人才,学校已研究了以扶贫攻坚为选题,向国家申报设立博士点,要我们扶贫办为学校提供最基础的原始材料。
听他这么说,我是格外激动,学校可以选很多课题,州直也有那么多部门可供选,唯独选中我们扶贫部门的工作为课题,太荣幸和幸福了。为此,我立刻作了安排,倾其所有,把我们所有能提供的资料都送给了母校。
一个多星期后,我感到不到学校去回访一下,对不起游俊书记和张老师,是做学生的不合格。到了学校,学校的老师和领导太客气了,他们认为我是从事扶贫工作的,对扶贫攻坚较熟悉,又专门组织课题组的老师开会,就选题组织和申报情况听取我的意见,我是既恭敬又负责的讲了意见。随着母校申请设立博士点的成功,我庆幸自己又为学校尽了一份心,出了一份力。
也是在2011年的10月份,为落实中央领导“不让一个大学生因贫困而失学”的指示,为了湘西州人才的培养及农村贫困家庭的脱贫,我想到了扶贫部门应开展贫困大学生的扶贫助学工作。于是,我亲自到省扶贫办汇报,得到了肯定和支持,省扶贫办张主任表示,2011年投入200万元用于启动,2012年投入1000万元,2013年后将每年投入1600万元用于贫困大学生的扶贫助学。到2011年12月份用于启动的200万元如数下达到了自治州。
到什么地方启动,我首先想到了母校,当我向游俊书记和肖湘儒校长报告此事时,他们不仅满口答应,还夸我是模范校友。
2012年1月6日,湘西自治州贫困大学生扶贫助学启动仪式在吉首大学礼堂隆重举行,当场为吉首大学400名湘西籍的贫困大学生发了100万元的银行卡。由此,湘西州成为湖南省市州中率先开展贫困大学生扶贫助学的地方,并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吉首大学的贫困学生则成为湘西州最先得到扶贫助学金的学生。随着往后扶贫助学资金的增加,学校还将有更多的贫困大学生获得扶贫助学金。
当班长得益于老师的教育,值得我用一生去感激。老师不仅给了我终身受益的知识,特别是班主任老师张永康,没有他的鼓励和帮助,我是当不下、也当不了这个班长的。
我当班长一年后,感到当班长只有奉献,只有劳累不算,还要经常呕气,是个费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干起来没什么意思,我向张老师提出了不干了的请求。一般自己提出来不干了,老师是不会勉强要你干的,况且你不干了有的是人干。可张老师不是简单的换人,了解到我的心结后,开导性地向我指出:谁在这个岗位上都要负责,负责就难免要呕气,这很正常。尤其是他说的一句话,使我至今都还在感动,他说:“我支持你继续干下去,有问题我们一起来克服。”面对张老师如此的信任和支持,我再也没有理由推辞不干,这一干就坚持了下来,一直到毕业我都是80级化学班的班长。
正是我一直都当班长,跟同学比,我与张老师相处的时间是最多的,得到他的教育和关心也是最多的,由此,结下的师生情也是最重的,我有时甚至感受到他对我的教育和关心就如同父亲般的慈爱。
对于真心关心和帮助我的人,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毕业了,离开了张老师,我是从未跟他断过联系,除了平时小聚,每年过春节我都去他家里给他和刘老师拜年,30年从未间断过。如今张老师已进入了古稀之年,身体已大不如过去,加上儿女都在荷兰,不在身边,病了的时候,只要我知道,就去看他,帮他找医生,陪他聊聊天,通知同学去看望他。以此,向老师传递的不仅是学生对恩师的敬意和谢意,而是尽可能地让恩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儿女来吩咐和对待。
当班长得益于同学们的帮助,同学的这份情,值得我一生去珍惜。都说同学情是人世间最纯洁、最美好的情谊,这话一点不假,尤其是随着走进社会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后,以及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越加感受到同学情的纯洁,它不虚伪、不势利,就像陈年的酒一样,只有香和纯。
尽管我当班长难免与同学为一些事要发生纠葛,我是从不计较,同学们也不在乎,因为大家心是诚的,情是纯的,都会认为是每一个同学从不成熟到走向成熟所必须经历的,而且同学之间的这种经历值得,对彼此都有帮助,且影响深远。
正是念其同学对我的帮助之情,走上工作岗位后,只要不违反原则,我能做到的都乐意去做,并尽力而为。给同学联系并担保贷款,为同学免遭处分补办二胎生育指标,在同等条件下给同学做工程,为同学有更好的发展帮助从县里调到州里,做同学女朋友的稳定工作促成走到一起,帮助同学家属就业,帮助同学小孩升学等等。所有这些我都做的无怨无悔,并且感到还做的不够,就冲着同学这份情,我要一直做下去。
离开学校都近30年了,每当跟同学在一起时,我最快乐的是同学都还是亲热地叫我班长,而不是叫姓名,更没叫我的官职。看来在同学中我这个班长要一直当下去,我也愿意继续当下去。这不,近来我已与同学们开始在谋划毕业30周年的纪念活动,今后还要谋划毕业40年、50年、60年的纪念活动,如有可能,甚至还要谋划毕业70周年的纪念活动呢。
关注我们:
 
上一篇:刘赛 下一篇:彭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