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张永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吉大之星 > 校友天地 > 正文
张永中
发布: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9-26  来源:转载  浏览:

校友简介:张永中,1981年进入吉首大学中文系学习,现任凤凰县县委书记。

湘西凤凰,是一片神秘的土地,是一段远古的回忆,是一页野性而斑斓的史诗。它悄无声息地栖息在湖南湘西边陲的一隅,不知牵动了多少人的梦想。沈从文的凤凰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记叙了凤凰历史的亘古沧桑;黄永玉的凤凰是一幅画卷,这幅画卷里描绘了凤凰山水的钟灵毓秀;龙仙娥的凤凰是一支山歌,这支山歌里吟唱了凤凰人民的淳朴善良。而在张永中的严重,凤凰是一张蓝图,这张蓝图里勾勒了凤凰美好光明的未来。
1964年,在古丈县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里,张永中出生了。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子下的张永中,本该在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始生命的航程。然而,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却使整个中国都陷入了十年浩劫之中,成长的岁月里,幼小的他早早地便学会了承接苦难。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身为小学教师的母亲,白天要给学生上课,晚上要集中学习各种“精神”,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幼不知事的张永中总是躺在母亲的身边,在一片批林批孔的喧闹声中睡着了。游行、露天电影、样板戏成了他童年最深刻的记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红卫兵运动像一场飓风一样席卷着社会的各个角落,在幼小的张永中看来,受过毛主席接见的他们是神圣的化身。然而,自己因出身不好,竟被剥夺了当红卫兵的机会,难道自己就这样被他们抛弃了吗?自己的报国之路就这样被堵死了?这样的打击让一心想以实际行动报效国家的他很痛苦,也很迷茫。
时间就像一只蝴蝶,转眼间,就停在了1977年。祖国大地在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喧嚣之后,终于归于沉寂了。
那一年,国家恢复高考了!好消息传到学校的时候,整个校园都沸腾了,众生平等,按分录取的高考制度无疑是一把金钥匙它不仅打开了人们的理想之门,同时也打开张永中心灵深处那扇被历史阴云所尘封的心门。“一定要把握住机会。”正在读初三的张永中在心里暗下决心。为了能攒足学费,一有空闲,他就到深山里面去砍荆条,把这些荆条背到30里外集市上的收购站去卖。有一回,当他背着荆条赶到集市的时候,集市已经散场,收购店也已经关门。眼看天渐渐暗了下来,他怕家人担心,便把荆条往店门外一放,绕了另一条山路回家了。与此同时,在家里等候大半天的母亲看到天都黑了,儿子却还没回家,就点起了火把和弟弟急忙赶到了集市上,然而,收购站店门紧锁,他们只看到了一大捆荆条放在门边,人却不见了。“不会出意外吧?”母亲心头一紧,“既然没遇上,怕是绕路回去了。”弟弟说。果然,在回去的路上,他们找到了已是满头大汗的张永中。“我永远记得母亲举着火把在山中喊我的那个场景。那捆荆条最终卖了1毛4分钱,为我换回两个作业本和一支铅笔。”张永中笑言。
张永中是在泸溪一中读的高中,而因户籍又在古丈,按照规定他只能回古丈参加预考。当时两地还没通公路,十几岁的张永中,一个人挑着40多斤重的行李硬是从泸溪步行到了古丈,60多里路他足足走了两天!到达古丈时,他已经疲惫不堪,考试也未能如愿。结果,他考上了一所中专,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他没打算去读。这一年是1980年,张永中16岁。此时家里已经为他做好了当农民的准备。然而到了9月份,爷爷说,这孩子当农民太小了,还是复读吧,到古丈一中复读一年再说。在爷爷的支持下,张永中又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第二年,他再一次走进了考场,这一回他的语文考了全州第一,张永中被吉首大学录取了。

进入吉首大学这个新天地,张永中真正感觉到了大学校园里浓厚的学习氛围。那个时候,学校里许多老师都刚刚被从右派平反,他们之中许多都是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的老教师,他们认真严谨的教学态度,深厚博大的专业知识,使张永中体会到了一种正牌大学老师的学术气氛。老师的气派、风度、言行给了他很大的影响。
作为1981级入学的大学生,张永中他们大多都还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年纪小,思想单纯,而前几届学生大多都是知青,他们经历过十年浩劫的洗礼。从这些知青身上,张永中体会到了传统的思想,而作为改革开放后的大学生,同时他又接触到了现代的理念,就是在这种传统和现代的融合之下,张永中既秉承了正派的思想作风又培养出了开阔的思维。进校不久,作风正派,成绩优异的张永中被同学们一致推举当了班长。组织班上学生做早操、晨读,张永中总是一丝不苟。由于表现突出,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他被批准转正入党了。
此时的张永中无论是对国家的前景还是对自己的未来都充满了憧憬。
付出必有回报。大学四年的出色表现,使他在毕业的前一天,收到了吉首大学学报的录用通知,成为了一名编辑。当然,对于刚毕业的张永中来说,编辑部的工作多少有点枯燥乏味,每天上午不仅要读两篇稿,还要用铅字排好版面。但是,正是这些繁琐的工作磨练出了他的耐性,特殊的岗位培养出了他竟也的工作态度,特殊的岗位培养出了他敬业的工作态度。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勤于钻研的敬业精神。虽然每天的编辑工作都安排得非常紧,但是,他依然能够从这样的生活里品味出快乐的滋味。那时,学报几乎成了一群年轻人的沙龙,他们在这里进行各种各样的学术探讨,天马行空般放飞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张永中参加了《沈从文全集》的编辑,并承接了国家课题的研究。“能不能请一个学术假,去一个村庄挂一个副县长的职,以便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农村的社会环境呢?”张永中大胆地向组织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机会只有靠自己去创造,而上帝总是帮助那些积极争取机会的人。就在这个时候,自治州有了一个选调干部的机会,而他又刚好符合选调的各项要求,于是,张永中再一次提着行李,踏上了命运的新跑道。


1998年7月21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张永中一个人来到了凤凰县政府大院,他知道,不管未来怎样,从踏上大院阶梯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人生已经翻开了新的篇章。
从一个大学学报编辑部里的副主任到一个贫困县的副县长,角色转变使得张永中一开始感觉还不错。但是,当他得知一个县有几个副县长,而自己又是主管科技、文化、体育、旅游,这些在一个贫困县里根本做不出名堂的一个超编的副县长时,他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此时的张永中知道,自己就像中草药里的那味甘草,可调百药,却没有很大的效用,自己主管的那些方面的确很难有作为,自己的存在实际上可有可无。然而他是那种如果要挖井就一定挖到水出为止的人,既然决定了要出象牙塔,就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

通过不断地观摩学习和调查研究,张永中发现,凤凰旅游资源丰富、生态环境良好,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面积3万余亩,倚城而栖,凝碧泻翠,森林覆盖面积达到98%以上;珍奇动、植物品种100多种,到处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奇梁洞被誉为华夏第二奇洞,集幽、奇、秀、峻的特点于12公里长的洞中,奇诡莫测,引人入胜;风光旖旎的屯梁山风景区,山形千姿百态,流瀑万丈垂纱。但是因为位置偏远、交通不畅、经济贫困,致使这些旅游资源常年处于闲置浪费或低水平开发状态。“怎样才能使这些资源同经济挂钩呢?能否通过旅游的方式宣传出去?”张永中意识到,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大家出门旅游已不仅只是看看山水,景区的生存状态才是人们逐渐关注的焦点。于是,他果断地提出“文化旅游”这一个在当时还十分新鲜的发展理念。
自古成功在尝试。张永中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发展文化旅游就必须先发掘凤凰的历史文化底蕴,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民国第一任总理熊希龄、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凤凰古城、黄丝桥古城、南方长城、沱江及杨家祠堂……通过深入地发掘,张永中他们发现,凤凰文化历史积淀远比想象中更加丰厚。当然,要想打响凤凰旅游的招牌,光靠发掘历史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提升凤凰旅游的品牌高度,这样凤凰才能在众多旅游胜地之中脱颖而出,才能赢得游客们的青睐。于是,在张永中等人的努力下,凤凰继成功申报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后,于2005年9月19日又被国家正式批准成为一个以岩溶峡谷、峰林、溶洞、瀑布、构造形迹等地质遗迹景观为主,以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为辅,集科学价值与美学价值于一身的大型综合型国家地质公园。
在操作过程中,张永中也体会到了实践的艰辛,凤凰要发展文化旅游不仅缺乏必要的开发资金,更缺乏懂经营会管理的专业人才。在凤凰财政吃紧的情况下,张永中他们认识到,只有引进巨资和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使闲置的资源得到高质量开发,老景区得到高品位包装,凤凰才能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于是,在张永中的参与下,凤凰县政府将8大景点50年经营权转让给湖南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按照合同规定,受让方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将在经营期内向凤凰县人民政府支付转让费8.33亿元人民币,黄龙洞公司将在前两年内投资8500万元人民币用于凤凰古城部分城楼、南方长城和游道的修复及其他主要景点保护设施和游览设施的修建和改造。由于有资金和人才优势,经过几年的运作,已为凤凰旅游业的发展带来“硅谷”效应。新开发的老司洞景区、古桃花源景区等一批新景点,现已陆续对外开放,随着中华炎黄圣火采集仪式、“中国・凤凰‘四月八’苗族艺术节”、中国凤凰历史文化名城新闻发布会、从文文化节以及中韩围棋对抗赛等大型活动的成功举办,凤凰的文化旅游就这样被盘活了。
张永中感慨道:“如果没有大学里所学的只是,我不可能了解凤凰的文化,也不可能想到要通过文化带动凤凰的旅游业,我只是将过去的知识积淀转化到了自己的工作当中,这些只是让我们受益非凡。”


由于工作表现突出,2002年的12月,张永中被证实任命为凤凰县委副书记、县长。也许是文人出身的缘故,已是百姓“父母官”的张永中在工作中比一般人更多了份感性认识:“县太爷、父母官在古代许多的文艺作品里都是老百姓的仇家,实际上,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装在我们的心头。过去,一旦下雨,自己直接的反应是天快凉了,而现在却不同了,如果是久旱下雨,就感觉老百姓的庄稼有救了,如果是淫雨霏霏,就担心老百姓的庄稼长不出来。”
人生的道路总是布满荆棘,为老百姓着想的张永中,在出任县长的这条路商业品味到了其中的辛酸。2004年,由于政府决定调整发展策略,压缩中小型企业,凤凰烟厂成了首当其冲的压缩对象。然而,要把曾经无比辉煌的烟厂压缩改革,又谈何容易。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凤凰烟厂就炸开了锅:“我们烟厂为自治州、为凤凰做出过多大的贡献,曾经是州里的经济支柱啊,如今你们说关闭就关闭,无论如何我们也接受不了!”烟厂100多名情绪激动的职工聚集在县政府外,将张永中以及工作人员围困在政府办公室整整两天,他们通过静坐以示反对烟厂实行破产清算。“烟厂必须实行清算,这是从大局考虑出发,出于局部利益,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张永中在关键时刻走进了职工当中,等到职工情绪稳定下来,他请了几十个职工代表,面对面地和他们交换了意见,并明确表达了政府的态度。在经过一番艰难的解释和劝说之后,他终于得到了职工的理解,使得这个凤凰县难度最大的改革工程也终于能够进入破产清算的法律程序。张永中说:“当一个‘父母官’在很多时候真的很无奈。”有一次,一位家门口的路因某工程施工而被挡多日的老百姓给张永中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指名道姓地对张永中进行了谩骂侮辱。张永中没有彻查此人,而是陷入了沉思:其实这封信骂的不是自己张永中,这个老百姓骂的其实是自己的这个职位,可能自己确实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经过调查,原来这个老百姓反映的的确是事实,只不过,是因为负责这件事的部门没有作为,老百姓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县长。于是,县长张永中就替这个管理失职的部门承担了责任。
然而,为官八载,张永中遇到的困难又何止这一两件!即使担任县长这四年来,他就亲自处理重大群体性上访、各类突发事件十余次,并且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及时、妥善的处理。在抗击“非典”和防治“禽流感”工作中,他始终坚持在第一线,亲自到乡镇检查,用实际行动守住了凤凰历史文化名城这一片净土。
据凤凰县纪检委书记吴村宏说:“张县长的办公室总是会有一些不知名的老百姓送来菜油、花生、大米等土特产,这些淳朴的老百姓都是为了感谢张县长帮他们解决了困难。而县长每回都要求工作人员把这些东西送还给老百姓,如果实在找不到人,他就送给敬老院。”是的,在广大干部群众中,张永中就是这样一个心里装着老百姓却不计回报的“父母官”。
张永中做过的好事太多太多。在凤凰,有一个下岗职工家庭,丈夫是复员军人又是残疾人,妻子是目不识丁的农妇,两个孩子学习成绩都不错。可是高考的时候,老大的分数离吉首大学分数线差了一分,他们听说县长是吉首大学毕业的,就抱着一丝希望给张永中打了电话。尽管张永中与这个家庭素未相识,但是当他了解到这家的情况之后,百忙之中,他还是给熟人打了20多个电话,由于政策规定,结果老大还是去了另一所大学。张永中为她垫付了学费。做为一县之长,张永中对待老百姓的孩子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可是,当自己的孩子参加高考时,他却无法抽身去关心一下。
对于家庭,张永中的确有太多的抱歉;对于工作,他却永远怀有饱满的热忱。每到傍晚时分,凤凰城里的老百姓都知道,只要有空闲,张县长总喜欢在城里四处转悠,南华门、栖凤公园、沱江大道到处都有他的身影。表面上他这是在锻炼身体,其实他又是在检查各个工程的进度,如果让他看到老城区哪块石板坏了,哪个垃圾桶破了,他就会马上叫人来处理。
张永中说: “再高尚的事都是许多平常的事积累起来的,我从政不为什么,只为能为当地做点事,让当地的老百姓受益。曾经在大学里的工作使我掌握了理论的一个面,而在这里工作,我又掌握了实践的一个面。现在我可以站在两个面的脊背上看两面,把以前的理论研究变成现实,以业报国,造福老百姓,这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人生伟业的建立,不在能知,乃在前行。如今,凤凰旅游产业已呈现出了增长更快、品味更高、品牌更响、机制更活、带动更强的良好发展趋势,继凤凰国家地质公园申报成功之后,壮志满怀的张永中又将带领凤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我们仿佛已经看到,“凤凰”正是在他的引领下,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关注我们:
 
上一篇:易小明 下一篇:朱光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