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彭神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吉大之星 > 校友天地 > 正文
彭神洲
发布: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9-26  来源:转载  浏览:
(彭神洲,我校数计学院校友 )

桑植,地处我市西北部的群山包围之中,一个与富庶无关的地方。百姓散居在山里适宜居住的各个角落,因伤害和贫穷而陷入绝境的家庭不得不蜿蜒上百公里去县城上访,答复遥遥无期让百姓心中的苦也就郁积在大山里。彭神洲,桑植县公安局的信访专干,却用他将心比心的哲学为百姓的生活带来曙光。三年来,彭神洲变上访为下访,奔走山间,用知心换倾心,排忧解难,用脚印和汗水勾勒出一名“全国爱民实践模范先进个人”的线条,用耐心和思索让这线条变得丰满。
不惑受命从头越
2008年4月,原为桑植县公安局法制股干警的彭神洲成了公安局一楼大厅左边第一间办公室--信访办的主人,这是公安局首次设立专门的信访部门,结束了信访工作核心人员缺失的历史。
信访专干,这于年满44岁的彭神洲而言,是一个全新工作,而且困难重重。与全国大多数县城一样,桑植县多年来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主抓信访工作,接待条件有限,办理水平不高,没有核心人员去督办信访案件的落实,导致处理程序不规范,积案不能消化处理。长期压下的案子积重难返,而新的信访案件又不断出现。
“当时心理压力很大,没有一点经验,也没有先例参考,很害怕做不好愧对这个岗位。”彭神洲根据多年来的刑事工作经验,将案件按刑事案件的程序和自己对信访的理解,一件件核对、调查、批复,在“答复人”这一栏里,落下一个又一个自己的名字。
如今的办公室,最显眼的就是那摆满了信访资料的书柜,信访卷宗、信访数据、信访总结,一本靠着一本,不止有纸质文档,为便于网上办案,彭神洲还建立了电子文档。每一份文件都记载着彭神州的责任和汗水。不知拨打过多少次电话,走过多少里路,信访工作终于走上了正轨。
“我们就是考虑到彭神洲做教师培养出来的耐心、口才和长期在基层派出所与百姓打交道的经历,还有在法制股工作的理论积累,觉得在信访工作上他具有自己的优势。”县公安局的龚少云副政委说,正是考察了彭神洲的履历后,才放心地将他放在了信访专干的位置上。
彭神洲没有让领导失望,也没有让百姓失望,他不仅做好了信访工作,还将这份工作做成了自己的事业。2009年全年共接访群众166人次,其中下访98人次,减少有上访苗头的28件,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的4件。“我做工作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把老百姓当亲人,属于我们管辖的,我们会按照法定程序,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不属于我们管辖,就引导他们按要求处理。老百姓如果没事,上访做什么呢?又不是没事干。”
耐心知心换倾心
上任第一天,一位瘦弱憔悴的父亲,像只受惊的兔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彭神洲面前,那是谷晨的爸爸。2004年7月2日,14岁的谷晨放学后骑自行车返回县城,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在地,治病先后就花费6万余元,还留下了7级伤残,颈椎只能靠钢板支撑,这场飞来横祸对于原本颇为贫困的家庭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谷家姐妹两个,都在读书,谷妈妈早已从县卷烟厂下岗,又因为脊椎断裂不能干活,全家人每月就靠当农民的爸爸打工挣来的两千来块钱过活。六七万的债务、两个女儿读书的花费,再加上谷爸爸每年几千块钱治疗胃病的钱,让谷家几乎陷入了绝境。但桑植县交警大队对此次处理的结论为:双方负同等责任,对肇事驾驶人高某某处100元罚款。
“我们上访好多次,都没有结果,可是我不能放弃,太不公平了啊”,谷爸爸从2007年开始,一二十次的奔波,案件始终得不到解决。
找到信访办的时候,谷爸爸以为又会无功而返,可彭神洲接待了他,“他跟别人不一样,一见面就给我让座,还倒了茶。”这是谷爸爸见到彭神洲时的第一印象。
耐心听完谷爸爸的陈述,彭神洲立即派人调来卷宗,认真研究后,当场表示,“如果事实没错,这可能是肇事逃逸案,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就算不是,调查后也会通知你的。”
谷爸爸走后,彭神洲马上启动了疑难案件审核机制,最后定性:高某某的行为涉嫌交通肇事罪,责成交警大队重新立案,并对涉嫌犯罪的高某某实施网上追逃,最终将高某某逮捕归案,谷晨一家终于拿到了原本杳无踪迹的赔偿金。
谷爸爸现在已不复以往的憔悴,两颊稍显圆润,脸色也健康多了,“我们当时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的,没想到他却给了我们光明。”
重新找回希望的不只是谷晨一家。桑植县凉水口镇夏家峪村新五组的王本春,因受到伤害,手腕、膝盖严重受损,九年来上访无果,嫌疑人不仅逍遥法外,甚至还总对他言语奚落和威胁。信访办成立后,2009年,王本春找到了彭神洲,“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我们一定会帮你处理的。”彭神洲的一句话让他提着的心一下落了地,“一下变得心平气和,这么多年的奔波终于有着落了。”王本春现在想起来依然笑得灿烂。
为了赶在案子的追诉期期间结案,短短两个星期,彭神洲就完成了材料补充、立案侦查、网上追讨,嫌疑人很快捉拿归案,“九年多,快十年了,想不到一下子就解决了。”想起来王本春眼含泪花,“当时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的,没想到能这么快就有结果。”
每个当事人都会记得他们当初是如何绝望地来到这里,却意外收获了希望,然而彭神洲却将功劳归于集体,“我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党和政府却给我这么高的荣誉,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我只是作为桑植县公安机关的一名代表替大家领取了这份荣誉。”
他的辛劳也换来了百姓的理解,有工人去彭神洲家里修饮水机,修好后硬是不收钱,“你是个好人,我不能收你的钱。”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却让彭神洲做梦一样的遇到了,一番争执之后,工人只拿走了彭神洲身上的零钱13元,“其实老百姓是很朴实的,你对他真诚,他会加倍对你真诚。”彭神洲用他对百姓的理解和知心换来了百姓的倾心。
摸索出的信访经
“教师是做人的工作,信访也是,只要将心比心,用对百姓负责的态度,每个人都可以做好。”曾为教师的彭神州如是解读他的信访经验,他的QQ昵称是“苦海无边”,有人问他是不是和尚,彭神洲笑答,不是,不过我也是渡人的。渡人要有方,有了对百姓负责的基本思路,彭神洲不断创新,渐渐摸出了自己的信访经。
这几年积累的信访案件处理经验让彭神洲开始思索如何加强源头治理。他统计了一下,在处理过的信访案件里,伤害案件占80%左右,其中因土地纠纷引起的又占90%,“每一个土地纠纷的信访案件的解决都是治标不治本。”于是彭神洲经常跟领导和同事探讨,如何让政府、林委会、国土部门联合起来,综合治理土地纠纷问题,从源头上解决,排除上访的隐患。
按正常程序,伤害案件发生后,需要伤情鉴定才能调查案件,但伤情鉴定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立案后重新介入调查时,案件环境已发生了变化,增加了办案难度,漫长的伤情鉴定期又让百姓心寒,于是伤害案件的上访率总是居高不下。
彭神洲根据自己多年来办案的经验和教训,建议伤害案件一发生,马上先按治安案件开始调查取证,同时开展伤情鉴定,鉴定后再从治安案件转为刑事案件,一方面节约调查成本,同时也减少上访的可能。
出身农民家庭的彭神洲深知每一分钱对于一户农民来说有多重要,节约上访成本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为此,彭神洲借鉴QQ聊天的方式,和当事人在线聊天,详细了解双方的需求,说服双方接受调解,用网上付款的方式让双方握手言和,真正节约成本,为民着想。
“我们作为基层信访部门,无论是在理论积累还是在办案经验和技巧上都比不上省里,因此我们要利用省里或者公安部的资源,将棘手的案件寻求帮助。”彭神洲不觉得将案件上报是对自己业绩的否定,他总是谦虚承认能力有限,请求协助,好解决案件的同时,学习新经验。
如今,在这些信访经付诸实施之后,据龚少云副政委介绍,局里的信访案件停访息诉率比原来高出20%,信访发生率也比原来低20%至30%,“不能说是某一个人的成绩,彭神洲确实不可或缺。”
现在的彭神洲又多了一项任务,将他在处理案件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比较好的做法写成文件,作为信访的基本原则和做法向全县的信访部门普及。
尽管彭神洲已经获得了全国爱民实践模范先进个人称号,但他对自己却依然不满,“很多案件是目前公安机关无力解决,百姓的诉求又很合理,这种无力感让人很心痛。”
3月28日,桑植大山里的油菜花开得漫山遍野,记者跟随彭神洲去几十公里外的村子里回访王本春,两人吃着王家的家常菜,像兄弟一样聊着案情的进展,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彭神洲,这个大山深处的知心人是不是慢慢让百姓干涸已久的心田开出了幸福的花呢?

关注我们:
 
上一篇:朱光葵 下一篇:姚蓉